· 感悟九三风范,传承统战精神
· 家族求学的记忆
· 回望社史,走向未来
· 祖国,我想对你说
    文化艺术 当前位置->文化艺术->   

沉淀岁月情怀,驶向美好未来 ——由滕州“火车主题小镇”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9/9/17 15:32:11  浏览次数:72   

火车,总是从一座城市去往另一座城市,它承载着着无数陌生或孤独的旅程;又见证着一代代人的相聚和别离,站台、行囊、车票......刻画着一段段心路历程中的流失岁月和悄然成长。在我们心中,总是或多或少留存着“火车情结”,尤其是对老绿皮火车的铭记。立秋后的一天,我们几个人偶然走进九三社员邵明秋创办的位于滕州红荷湿地的“火车主题小镇”,在小镇呆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却已被这浓厚的火车主题所深深撼动了。

一、历史味道——“从前.慢”


进入红荷湿地的大门,我们一行人在住宿中心办理好入住手续,然后乘坐电瓶车,大概三分钟的功夫就到了“火车主题小镇”。当一节节的绿皮火车映入眼帘,激活了我们对年轻时光赶火车的所有记忆,大家都发出了唏嘘不已的慨叹,这真是一个偌大的真真切切的火车营地呢!

40多节退役的绿皮车厢,设计为“火车主题小镇”。其中包括“火车主题旅馆”“火车博物馆”“火车主题美食”等功能区域。在夏日的傍晚行走其间,伴着阵阵风儿带来的蝉鸣,有些入住的旅客在参观火车博物馆,认真的看着历史资料的遗存,有些老人在绿皮车厢周围慢悠悠的散步,抬眼凝视着车厢良久,还有一些孩童在铺设老式铁轨的广场上开心的玩耍......就是这从铁道路退役后静默的绿皮火车,沉淀了历史沧桑,悠悠拉长了时光。我们几个社员坐在广场前,面对着任何一个方向都是火车朝向自己的透视画作,在姜育恒的歌声中,聊起木子先生的《从前.慢》: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这“慢”里透着人性的朴素、纯真、勇气和坚持,就像黑白色的老电影,讲诉着浪漫坚贞的历史故事。我们曾度过那样的生活,人们要水路旱路地走上很久,探望远方的老友;盼望要在路上和邮差手里至少要至少两周的书信;岁月慢悠悠的过着,像极了一首歌,日升月落,星海辽阔。这“慢”里同样也见证着时代的变迁和人们生活风貌的不断进步。我们和邵总聊起来摄影师王嵬先生十几年来拍摄火车的亲身旅行记录的书籍《追火车》,我们聊起追火车过程中的种种挫折、磨难以及冒险,似乎以前的岁月总是带着“行路难”的种种痕迹;在火车上,无论是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我们都可以看到一幅幅美丽的山河画卷;在火车上,也会有邓丽君那绵长纤细的嗓音响起,这些闪亮的、匆忙的时刻交织在一起,构成旅途中有趣和感人的故事。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化、生活的进步,都如影随形的走进了这永恒的“赶火车”的历史。


二、铭记乡愁——“回家的路”

绿皮火车,也承载了我们中国几代人的乡愁和温情,这几代人或许是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是无数人心底的苦与乐。尽管它慢而拥挤,卫生条件也不那么干净,几乎是见站就停,还混杂着各种复杂的气味,但对于有过那段乘车回家的人来说,却是最难难割舍的情怀。那些站台空气中与家人的真挚告别,那些老父母亲的百般叮咛或是默不作声,都汇聚成人们思念绿皮火车的理由。


很多地方,绿皮火车是我们连接故乡和外面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小时候,绿皮火车是远方,载着许多梦想开往遥远的异乡;长大后,绿皮火车又是故乡,带着一生的记忆在回望。唯有故乡的站台,几十年始终如一的温润质朴,任长长的铁轨无限远伸,寂寞的铺陈在多少个晨昏,时光,就这样老去在无涯的荒野里。客路行且长,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后来渐渐的明白,乡愁始终与土地的贫瘠富饶无关,却无时不刻无处不在的牵扯着一颗心,唤你回来。岁月轮回着,绿皮火车上的味道和乡愁,向每一个传统的中国人展示着:最美还是回家的路……

从南到北,回家的路,下一站是幸福。我的家人在八十年代初从兖州回烟台老家要坐上20几个小时的火车;我在曲师读大学的时候,每当快放寒假时候,宿舍里总是有各自的老乡早早的跑来联系火车票;工作后第一次乘坐青藏高铁回家时,高铁里传来纯净的歌声《五百里》“一个陌生世界,两面相思,最后该往哪儿去,我迎着风,泪落几滴,就想起他,你问我去哪里,我说心情是唯一,离家不远,就500里……”在婉转回旋音律中,在悠远又飘渺的声音中,在很多的经历后,才发觉火车是一段岁月,火车是一篇历史,火车同样是一种人生。

就像《千与千寻》里说:“人生就是一列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那已经消逝的绿皮火车,那早已远去的故乡亲人,那留在记忆里抹不去的故乡的一草一木,和那些回不去的童年,连同千山万水,由来到去一生的路,最后连缀成老家的味道,串起我们心底美丽的涩涩乡愁……

三、中国航向——“继续前进”


火车,已经是中国人生活中一份浓重的文化符号,这里诉说着历史沧桑,又昭示着时代前行的科技智慧和文化自信。绿皮车传导着历史前行的“温度”,高铁书写着新时代的“中国速度”。从晚清政府先是把应用蒸汽机车,修铁路,视为“失我险阻、妨我风水”的“奇技淫巧”,到由中国自主勘探设计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的建成通车,从老绿皮火车成为半个世纪的共同记忆到到2008年中国第一条高铁的贯通,神奇的“复兴号”动车组跨越了崭新的时空,助推者时代的不断进步。

当朋友说起在东北读大学时候接触到关于火车的诗歌就是贺敬之先生的《西去列车的窗口》:在九曲黄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车的窗口……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一站站灯火扑来,象流萤飞走,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他们呵,打从哪里来?又往哪里走?他们属于哪个家庭?是什么样的亲友?他呵,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三五九旅的老战士、南泥湾的突击手。在一趟趟远去的列车窗口,我看到了祖国山河多样的风采,听到了历史前进的脚步声。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火车上开始有了简餐,几角钱就可以吃一顿饭,几分钱可以买到一个馒头。八十年代早期的老型火车,列车车厢狭小,过道仅容一人通过,车厢基本不能保暖,也没有卧铺,在当时还没有汽车跑的快。七八十年代,列车超载是常识,人们能在列车的连接挡风处休息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当“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花生八宝粥”的列车售货员的叫卖声成为经典的历史回音,当我们还会不时的想起卖饭的卖水果的卖货的人们高喊“借过借过”,时代的列车已经开往新的时代,也驾驶出了崭新的速度。行路难,从此不再难。

今年春天,我乘坐高铁参加社省委在重庆举办的骨干社员培训班。接近3500里的行程跨过五省20几个县市,不到11个小时就已轻松到达。坐在高铁上,看着沿途的风景,当列车行驶在中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西成高铁上……经过美丽的汉中平原,路过险要壮观的秦岭隧道群,看到远处城市里的高楼鳞次栉比、道路上车水马龙,铁道线上的和谐号和复兴号忙碌穿梭着,密织而又有序。目之所及,内心充盈着满满的惊奇和撼动。

曾经,那些斑驳的老绿皮车厢,冒着白烟,咔嚓咔嚓地慢跑着。而今,复兴号穿越巍巍大山,穿越深谷险滩,电掣风驰间从容跨过迢迢万里。我们已经看到,这是每一个平凡中国人创造的不平凡时代,这是让每一个心怀梦想的“乘客”都有美好未来的时代。(张伟)